习近平在中阿合作论坛第十届部长级会议开幕式上的主旨讲话(全文)
李强签署国务院令 公布《国有企业管理人员处分条例》
党纪学习教育·学条例 守党纪 | 加强全方位管理和经常性监督

德不配位,“80”后技术骨干蜕变国企“蛀虫”

发布时间:2023-06-19  来源:廉洁四川  字体大小[ ]

   “案”理说 | 德不配位,“80”后技术骨干蜕变国企“蛀虫”

 

绵阳市三台县工投建设发展有限公司原副总经理 李灿

  【案例】

  李灿,男,1981年1月生,四川三台人。2003年8月参加工作,2016年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曾担任三台县北辰发展有限公司项目管理部经理、副总经理,三台县工投建设发展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等职务。2022年11月,接受三台县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2023年2月,李灿因严重违反党的纪律并构成职务违法,被开除党籍和公职;其涉嫌受贿犯罪问题被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涉嫌洗钱和职务侵占犯罪问题已移交公安机关侦办,所涉财物一并移送。

  【案悔】

  【案情】

  “在这里度过的每一天,悔恨都深深围绕着我,直到现在,我已经哭到麻木了……”说出此话的人叫李灿,此时的他声音颤抖,眉头紧锁,面容憔悴。

  这位“80后”国企副总曾是工程项目建设领域的技术专家,也是三台县多个重点项目工程质量的“把关人”。然而,在金钱和利益的诱惑下,李灿逐渐偏离了原有的人生轨迹,利用职权影响为自己“广开财路”。

  如今,回忆起当初的“疯狂”,他痛心疾首,却早已于事无补。

  曾经踏实肯干,被提拔后却吃拿卡要

  “我的父亲是从事工程项目建设的,从小我就对建筑行业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回忆成长经历,李灿说自己常年在工地,积累了丰富的行业知识和经验,顺利考取了建筑师资格证书。2009年10月,李灿通过公招进入县属国企,通过发挥技术专长,很快得到提拔重用。

  2018年3月,李灿负责三台县某重点工程项目的建设工作,项目占地面积7万余平方米,工期24个月。“当时我每天都在加班,项目如期完工给了我巨大的成就感。”李灿感慨到。

  干事风风火火、敢闯敢为,李灿也曾有过一呼百应的高光时刻。在他负责的项目施工现场,常常能听见包工头们叫他“灿爷”。在李灿看来,“灿爷”包含有敬意,有认可,更带有江湖气息。他默认这个称呼,也享受着他人“拥戴”。渐渐地,李灿的心态发生了变化,有了不为人知的另一面。

  “2018年4月,我担任工投公司副总。不久后,有私企老板慕名前来拜会,带了两万块钱现金。”讲起第一次受贿,李灿说自己有过心理斗争,但不激烈。原来,早年在私企的工作经历,让他沾染了不良的社会风气。他甚至认为,通过送礼来拉拢关系、打通关卡是建筑行业的“潜规则”,与其被“围猎”,不如主动出击。

  “我当时想,既然建筑老板们愿意送钱,我何不与他们建立长期利益合作关系,这样收得更多。”至此,李灿愈发肆无忌惮,对工程项目建设验收开启“进度条”模式,施工快慢全由其操控。

  “我非常熟悉项目建设,知道哪些地方能节约施工成本,哪些环节能捞到钱,便为项目推进设置重重‘关卡’。”李灿吃拿卡要的行事风格在当地流传开来后,抱有各种目的的建筑老板们频繁出现在他的身边。经查,李灿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在项目实施过程中收受项目承包方、材料供应商等相关人员所送现金共计251万元。

  疯狂违规敛财,把组织提醒当耳旁风

  “我那时像疯了一样,利用在公司负责项目的便利私自承揽项目。”谈及违规从事营利活动的过往,李灿用“疯狂”二字来形容自己。

  李灿的“疯狂”始于2008年的一次同学聚会,席间,李灿和王某某、马某商定合伙赚钱,后因对利润分配比例不满意,马某退出,王某某便与李灿维系长期合作关系。2016年3月至今,李灿违规与王某某合伙从事建筑保温工程获利200余万元。

  随着胃口越来越大,李灿的“敛财版图”也在不断扩张,从建筑保温工程到门窗工程再到劳务承包和工程监理,只要能赚钱,他就敢伸手。同时,为了躲避组织调查,李灿用其妻子表弟魏某某的银行卡与合伙人进行资金往来,直至案发,其违规从事营利活动获利共计510余万元。

  “那时我认为,只要能盈利就是本事,就可以打纪法‘擦边球’。”据李灿交待,他曾利用“国企副总”的身份与项目承包方工作人员签订“阴阳合同”,合伙侵占承包方公司财产120余万元。

  尽管行业主管部门和其所在国企内部都曾多次组织开展过廉洁教育和警示教育活动,但李灿向来把组织的提醒当耳旁风,直至到案,他都不清楚“六大纪律”是什么。

  表面假意配合,函询期间却转移财产

  古语云,“德不配位,必有灾殃”。在吸金路上一路狂飙的李灿终于撞在了南墙上。

  2022年10月,三台县纪委监委接到群众举报后,对李灿进行了函询。遗憾的是,李灿未对组织如实交待问题,错过了自我救赎的机会。

  “得知被人举报,我十分慌乱,晚上都睡不着觉。”李灿的失眠并非是因为知错悔错,而是担心自己“人财两空”。为了守住自己的“小金库”,李灿动起了对抗组织审查的歪脑筋。

  收到函询后,李灿迅速转移财产,从银行取出了230万元现金并连同家中的110万元现金,一同存放在了他的朋友曾某某处。令李灿没有想到的是,在他被留置后的第6天,这位其自认为值得托付的朋友因害怕受到牵连,将这340万元现金全数退还。

  从来没有什么攻守同盟,李灿出事后,曾经的“兄弟”“朋友”们都选择了明哲保身。此时此景终于让李灿明白,靠金钱维系的情谊如泡沫一般,一碰就碎。

  起初,李灿一度以为,只要自己在谈话时假装配合,谈到关键事实就顾左右而言他,办案人员就会拿他没有办法。然而,在专案组调取的大量详实的资金往来记录面前,李灿终对其违法乱纪的事实供认不讳。

  李灿说,被留置后的每一刻,他内心都无比煎熬,反倒是将那些藏匿已久的秘密全盘托出后,才踏实睡了一个安稳觉。

  【案说】

  作为“80后”年轻技术骨干,李灿通过拼搏奋斗逐渐成长为国企高管,但事业的成功并未让他认识到,其自身的思想境界需同步提高才能驾驭住权力、抵抗住诱惑。最终,在骄傲放纵中,李灿为自己种下了苦果。

  年轻党员干部贪腐现象存在一定共性,他们中的大多数在事业起步阶段放松自我约束,在刚掌握权力之时便渐渐迷失自我,根子上是理想信念出了问题。防止年轻党员干部成长“黄金期”变成贪腐“危险期”,不仅要靠党组织的教育监督管理,更需要年轻党员干部时刻保持警醒,自觉加强党性修养、增加社会阅历、丰富基层经验,不断淬炼自身在复杂环境中经受住考验的忠诚和担当,只有做到“自身净”,才能在勤政为民的路上行稳致远。

——三台县纪委监委

第六纪检监察室主任 贺陆

  作者:肖雄 肖琪 胡鑫

中国廉政法纪网摘编亓淦玉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音/视频文章内容转载于网络(本网原创文章除外),其版权均属于原作者或归属权利人。我们尊重原创,也注重分享。转发推广仅供学习参考之用,禁止用于商业用途,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仅供交流学习了解法律、法规、政策,如无意侵犯到贵公司或个人的知识产权,部分文章转发推送时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若来源标注错误或无意侵犯到您的权益烦请告知本网制作采编部QQ号: 3555333776,微信号:GAN160003,请联系我们将立即删除或更正。电话:010-89525216。本网投稿邮箱:3555333776@QQ.COM。通讯地址:北京市通州区通胡大街78号(京贸中心)二层15号。本网原创文章欢迎转载,为尊重和维护原创权利,请转载时务必注明原创作者、来源:XXXXX网站。
点击查看更多评论>>发表感言: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更换。